第14章

在鲛人一族,自古以来尾巴的颜色越纯净妖力就越是纯粹,银尾便是天赋的象征。

山晴在出生时便是银尾。

他们这一支在无尽海边缘的海域栖息,附近没有天敌也没有险恶的生存环境,朝看潮汐暮看夕阳,作为百年难得一遇的银鲛,在山晴的世界里好似从来没有过烦恼二字。

直到有一天她在海上捡到了一个男人。

这是一个让她学会了思念、学会了牵挂、也学会了心碎的男人。

起初山晴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对他的特别,只把这归结于一种莫名的使命感。是她把他从海上救起来的,总归要看看他有没有好好的活下来吧。

“你要找什么?我帮你找吧。”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与他说话,只随意幻化成了普通岛民的模样。

当时他只淡淡的看着她轻轻微笑,声音好似一阵温柔的海风,“姑娘的眼睛生的真美。”随后便乘船入海。

当时她照着海里的倒映心想,油嘴滑舌,下次就用自己的本来面貌,看看他还怎么说。

后来,她用自己的模样再去找他,他反而再不像那日那样夸她了,整个人礼貌且疏离。

“你这人好奇怪,我明明长得这么好看,你怎么从来不夸我?”

“夸姑娘的人已经很多了,我再说也并无新意。”

“那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为什么夸我的眼睛好看?”

“哦?当日那个小孩子是你变的啊。”

说着他轻笑摇了摇头,从树上摘下几条叶子三两下编出一只草蛐蛐转而送到她的面前。

“听说这海中附近有鲛人,我想你本体还是个小孩子吧,送给你。”

山晴心想,我可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成年了。

抬手就接过了那只精巧的草蛐蛐。

“哎呀,像真的似的!”

山晴时常在男人出海的时候悄悄跟上,然后再猛地出现吓唬人,十次里有八次都不会成功,剩下那两次是她掀浪的时候不小心把船掀翻人掉进了海中,倒是反而把会她吓到。

慢慢的山晴越来越喜欢去找他,当二人在海上时,他会用树叶吹奏乐曲,粼粼海面中一叶扁舟,她倚靠在船舶边缘,这是山晴能想象到最心动的时刻。

不知不觉间她的目光就再也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了。

山晴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被他吸引,就好似这世上的感情来的就是这般毫无道理。族中那么多优秀年轻的雄性鲛人她都不曾多留意一眼,偏偏这个叫重凌的普通凡人吸去了她的注意力。

熟悉之后山晴想要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然而他却对自己的过去闭口不谈,只说他的名字叫重凌,来海上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每当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总有一种淡淡的落寞,话语间好像藏着难以诉说的惆怅和叹息。

“你是不是为了女人才来海上的?”

终于她忍不住问了出口,庆幸的是大家都猜错了。重凌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带着一抹云淡风轻的弧度:

“不,我是为了我自己。”

山晴顿时喜出望外,“你要找什么?我来帮你,这海中没有比我再熟悉的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帮你找来!”

“我在找一颗海洋之心。只有最赤诚的心,才是真正的海洋之心。”

山晴没听过什么是海洋之心,她觉得或许连重凌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只要和重凌在一起做什么她都开心。

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十分短暂,这时因重病而虚弱卧床的重凌对山晴说。

“我知道一个办法。”

“在深海中央有一座水星宫,在那里有一位半仙,他可以拯救这座岛。”

族中的祭祀质疑过为何他一个普通人会知道这些连他们居住在海中的妖族都不知道的事情,但山晴眼下顾不了这么多了。

她去了水星宫,一路经历艰难险阻的考验拼到最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半仙。